国产精品成人啪精品视频免费网站_偷窥日本少妇撒尿chinese_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精品_欧洲熟妇色ⅩXXXX欧美老妇

《全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情況監測報告(2022年度)》發布—— 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情況整體良好
時間:2023-06-26 來源:《中國教育報》

    從2011年起,教育部教育質量評估中心以高等教育質量監測國家數據平臺和多年評估認證監測工作積累的海量數據為依托,開展多種形式的高等教育質量監測工作,通過多維數據分析對比,研制形成了多種類型的本科教育教學質量監測報告。

       系列質量監測報告從不同角度反映高等教育本科教育教學工作的質量狀況,其中包括全面反映全國高校總體情況的《全國普通本科高校教學質量監測報告》,聚焦高校思政課建設的《全國普通本科高校思政課建設質量專題監測報告》,針對不同類型高校的《一流大學建設高校教學質量監測報告》和《全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情況監測報告》,以及旨在服務教育部黨組科學決策和高校改革發展的本科教育教學質量數字“畫像”報告等。

       2022年,為了更好地服務應用型本科高校轉型發展,評估中心研制了《全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情況監測報告(2022年度)》,通過對全國633所應用型本科高校2017年和2021年度的數據進行綜合對比分析,從時間上的發展變化和不同高校群體的特征比較,全面反映應用型本科高校轉型發展情況,為教育行政部門制定政策和廣大應用型本科高校發展建設提供參考。

 

       引導部分地方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2014年5月,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提出,“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技術類型高等學校轉型”,吹響了應用型本科高校轉型發展的號角。隨后,黨和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不斷推進應用型本科高校的建設發展。

       日前,教育部教育質量評估中心發布《全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情況監測報告(2022年度)》(以下簡稱“報告”),從辦學條件、師資隊伍、培養過程、產教融合、學生發展等方面,對全國633所應用型本科高校的相關數據進行多維度分析,全方位呈現了應用型本科高校轉型發展建設情況。

       比較2017年與2021年的相關數據,應用型本科高校發展建設的整體情況如何?有哪些成績值得肯定,又有哪些問題有待改進?新建高校、“項目校”在應用型轉型過程中呈現出怎樣的發展特征?本報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從不同角度對報告進行解讀。

量質齊升

加快應用型本科高校優質均衡發展

       應用型本科高校占據我國本科院校的“半壁江山”。經過多年建設,應用型本科高校發展的總體情況如何,是社會的集中關注點。

       報告披露的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應用型本科高校在辦學條件、師資隊伍建設、培養過程和學生發展方面都取得了明顯的進步,整體建設情況良好。其發展變化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專任教師規模持續擴大,生師比有所改善,教師學歷水平和高級職稱教師比例穩步提高,教師參與行業企業實踐的經歷背景明顯增強,更加符合應用型本科高校發展需要。

       二是更加注重內涵建設,將更多資源投向實驗室建設和改善儀器設備,高水平實踐教學基地建設取得明顯進步。

       三是課程建設成效有所提升,開設的課程更加豐富,能夠為人才培養提供更加堅實的課程支撐;對實踐教學的重視程度不斷增強,在人才培養過程中不斷增加實踐教學的比重,更加注重教學內容與社會實踐相結合。

       四是學生的學習成效明顯提升,申請專利和發表論文的意識與能力顯著增強;應屆畢業生初次就業率逐步提升,畢業生越來越傾向于在本地就業,在本地就業的比重不斷提高。

       報告按照辦學歷史,將監測的633所應用型本科高校分為2000年后教育部新批準設置的普通本科院校(以下簡稱“新建高校”)和非新建普通本科院校(以下簡稱“非新建高校”)。其中,新建高校344所,非新建高校289所。

       報告聚焦硬件條件與經費投入、師資隊伍、培養過程、產教融合、學生發展等五方面,選用62項指標進行分析對比發現:由于新建高校辦學時間較短,且有較大比例為民辦高校,與已經具有較長辦學歷史的非新建高校相比,在整體辦學條件和經費保障、師資隊伍專業能力、教改項目和獎項申請等方面還存在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新建高校也在部分指標上表現出“先天優勢”。尤其是從生師比反映出的教師數量配備情況看,新建高校已經與非新建高校基本相當。

       數據顯示,新建高校校均全日制在校生與專職輔導員崗位比、全日制在校生與專職從事心理健康教育的教師比、應屆畢業生與專職就業指導教師和專職就業工作人員比等指標明顯優于非新建高校,差距分別為33.61%、24.08%和32.96%。由此可見,新建高校更加重視學生的管理與服務,配備了更多的學生輔導員、心理健康教師和就業指導教師,能夠為學生提供更加充分的指導和服務。

       在安徽大學黨委書記蔡敬民看來,新建高校辦學數據整體向好的主要原因,在于國家普通高等學校本科教學工作合格評估對學校相關指標的規范化要求。國家鼓勵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發展的政策導向產生了積極影響,許多新建高校從辦學初期就明確了應用型發展方向,按照國家對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的基本要求規劃自身建設發展。

       “非新建高校要向新建高校尤其是民辦高校學習兩點,一是學生管理,二是后勤保障服務。”蔡敬民說。

       為推進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十三五”和“十四五”期間,國家發展改革委、教育部等部委聯合,先后實施“教育現代化推進工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項目和“教育強國推進工程”,共確定了200所應用型本科高校進行重點建設。“200所”的由來是,“十三五”“教育現代化推進工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項目“項目校”100所,“十四五”“教育強國推進工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儲備校”137所,去除重復后共計200所。

       數據顯示,“項目校”在辦學條件、師資隊伍、培養過程、產教融合、學生發展等五方面的各項指標均優于“非項目校”。尤其是在大力推進產教融合培養人才方面,“項目校”的工作力度和成效明顯優于“非項目校”。

       在實踐教師隊伍建設中,“項目校”的“雙師型”教師、工程背景教師、行業背景教師、實驗技術人員隊伍等數量更多;在產教融合平臺建設和改革方面,“項目校”更加重視校企共建實踐教學基地和產學合作協同育人,與企業聯合建設了更多校外實踐基地,承擔了更多校企合作協同育人項目,能夠更好地支撐產教融合人才培養。

       報告選用校外實習實訓基地當年接納學生總數、國家級及省級實踐教學基地、與行業企業共建實驗教學示范中心和虛擬仿真實驗示范中心數、教師承擔產學合作協同育人項目數等13項監測指標,對“項目校”和“非項目校”進行對比分析發現:“項目校”有12項指標優于“非項目校”。尤其在有關工程背景教師、校外實踐基地等6項指標中,“項目校”比“非項目校”的監測值高出50%以上。

       寧波工程學院教授沈友華表示,當前國家對“項目校”尚未形成系統、科學的考核評價體系。“今后,可以通過遴選‘項目校’的相關數據進行比較,促進應用型本科高校評價體系的制定,進而確定一些標桿高校,引領全國應用型本科高校的發展。”

形神兼具

把準“雙師雙能型”教師隊伍的內涵評價

       2014年,教育部發布《關于地方本科高校轉型發展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意見》),在“試點高校的主要任務”第10條中明確提出,“加強‘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

       報告披露的數據顯示,2017年至2021年,應用型本科高校教師參與行業企業實踐的經歷背景明顯增強,更加符合應用型本科高校發展的需要。

       其中,監測校工程背景教師占專任教師比例均值,由7.41%提升至8.59%;行業背景教師占專任教師比例均值,由13.99%提升至17.09%;來自行業企業的外聘教師占專業課教師的比例均值由1.57%提升至2.46%;“雙師雙能型”教師占專任教師比例均值由22.42%提升至24.52%。

       常熟理工學院教授顧永安認為,“雙師雙能型”教師占專任教師比例均值達到24.52%,基本符合普通高等學校本科教學工作合格評估引導的方向。

       “從長遠看,這個比例與應用型本科高校師資隊伍建設的要求還不匹配。”顧永安建議,應從認定標準、激勵機制、培育機制、引進機制、培訓方式等方面入手,繼續加強“雙師雙能型”教師隊伍建設。

       在湖北商貿學院常務副校長張安富看來,來自行業企業的外聘教師占專業課教師的比例均值提升是個好現象,但同時也要注意到學校在引進外聘教師過程中可能遭遇的困難。

       “一是學校的待遇與企業的待遇相比存在一定差距,學校較難吸引到優秀的工程技術人員來校任教;二是企業人員一般不具有教師資格證,來校任教還要經歷培訓、考證的過程,同時對其教學能力也需要進行專門的培訓與提升。”張安富說。

       寧波工程學院教授沈友華走訪過很多應用型本科高校,發現各學校對“雙師雙能型”教師的認定缺乏較為權威的標準。個別學校甚至只要教師參與過企業的一項橫向課題,就能將其認定為合格的“雙師雙能型”教師。“往深了說,包括教師到企業去掛職,是‘真抓實干’還是‘流于形式’,還有不少學校沒有合理的評價標準。”

       “當前,對于職業教育‘雙師型’教師,教育部已經出臺了嚴格的認定標準和程序。但是針對應用型本科高校的‘雙師雙能型’教師,只是在合格評估階段提出了5條指導意見,尚缺乏專門的認定標準。具體如何認定,標準實際上由各學校自行掌握。”在江蘇理工學院原黨委書記朱林生看來,為“雙師雙能型”教師建立具有一定權威性的判定標準和判定程序,是加強“雙師雙能型”教師隊伍建設的重要一環。

       據沈友華觀察,在“雙師雙能型”教師的職稱評審環節,同樣存在評價標準缺失或不匹配的問題。“有的高校為‘雙師雙能型’教師評定職稱,突出考查的是——是否具有一年以上國外學習經歷,而對是否具有一年以上深入企業掛職鍛煉的經歷則沒有硬性要求。”

       “現在國家提倡‘破五唯’,但‘破五唯’不意味著沒有標準,不意味著完全不要論文不要項目。”上海電機學院院長龔思怡以所在高校為例表示,2022年該校推出產業系列職稱評聘渠道,希望通過創新評價方式,激發教師的積極性,激勵他們努力成長為真正的“雙師雙能型”教師。

       “我們也考查教師的論文,但考查的是論文是否來源于實踐、服務于實踐。只有能夠解決企業關鍵性問題的教授,才是真正的產業型教授。”龔思怡說。

       顧永安注意到應用型本科高校新入職的教師以研究型大學畢業的學術型博士為主體,從校園到校園,新教師往往停留在研究型大學學術氛圍營造的思維定式中。而很多應用型本科高校的新教師培訓,往往關注理論知識、技能操作、規范制度的培訓,對新教師轉變觀念、融入新的校園氛圍幫助有限。他提出,關注“雙師雙能型”教師成長需要從源頭抓起。

       “‘雙師雙能型’教師隊伍建設應當形神兼備。現在‘神’有了,還要在‘形’上多下功夫。”朱林生以比喻表達了對“雙師雙能型”教師隊伍建設的期待。

學用相長

把握應用型人才培養的實踐創新導向

       區別于傳統知識本位的學術型人才培養,應用型人才培養具有鮮明的職業導向和能力本位取向。對于應用型本科高校而言,實踐創新能力是應用型人才的主要特征。

       報告披露的數據顯示,從2017年到2021年,應用型本科高校學生的學習成效明顯提升,申請專利和發表論文的意識與能力顯著增強。其中,監測校“千名本科學生獲準專利(著作權)數”校均值由0.86項,提升至1.73項;“千名本科學生發表學術論文數”校均值由2.46篇提升至3.12篇。

       “獲準專利和發表學術論文,都需要在課外花大量的時間學習。”在蔡敬民看來,這一均值的提升,體現了應用型本科高校學生課外學習質量的提升。

       蔡敬民提醒相關教育者:除了看到數字的變化,還要關注數字背后學生真實的學習活動。

       “課外學習不只是學生自己的事。”顧永安認為,應用型本科高校應當以四個“足夠”加大對學生課外學習的支持力度,即給學生課外學習足夠的時間、足夠的空間、足夠的平臺和足夠的指導。

       “學校可以建立教師指導課外學習的有效機制,把教師指導學生課外學習納入工作量范疇,特別是要增加教師與學生在課外有效深度互動的研討時間。當前,在應用型本科高校,這種研討的氛圍還沒有真正形成。”顧永安說。

       “在‘三全育人’‘五育并舉’育人格局逐步建立的大背景下,學生的課外學習實際上是各高校的一個堵點。”朱林生建議,應當繼續改善應用型本科高校學生在課外活動中的學習質量,一方面需要進一步將課外活動體系化,另一方面需要以數字化為課外活動賦能。學校首先要教會學生自主學習,這是課外學習的重要途徑之一;其次要聚合資源搭建平臺,將外部資源充分整合到相關平臺上,從而幫助學生更好地利用資源自主學習。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育管理與政策系教授郭建如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現象:產教融合方面做得比較好的學校,2017年到2021年學生發表論文數的增長其實并不明顯。“這說明,學校的導向導得好,不唯論文尤其是不唯學術論文。”

       如何培養具有創新創業能力的應用型人才,是當前應用型本科高校轉型發展面臨的重要問題。郭建如建議,今后學校在學生課外學習的導向上,應當更強化一些關鍵指標,如參與專利研發、創新創業競賽、科技活動等。

       近年來,應屆本科畢業生的升學率廣受社會關注。龔思怡結合自身從研究型大學轉到應用型本科高校任職的經歷發現,不管是對于研究型大學還是應用型本科高校來說,“考研熱”都是大趨勢。

       “我們要引導應用型本科高校的學生不要為了刻意提升學歷而升學,可以更多地鼓勵他們報考專業學位研究生。專業學位其實和應用型本科高校的學生非常適配。”龔思怡說。

 

應用型本科高校如何向未來

       關于應用型本科高校的未來發展,專家們都關注哪些問題?

       “現在高等學校特別是應用型本科高校,緊密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辦學規模不斷擴大。地方政府對于應用型本科高校長期投入不足問題也由此更加凸顯。”安徽大學黨委書記蔡敬民提醒地方黨委、政府注意,應當拿出具體舉措,真正把加快高等教育高質量發展尤其是加快應用型本科高校發展,列入地方發展的頂層設計之中。

       江蘇理工學院原黨委書記朱林生非常關注近年來生源擴招,尤其是多類型、多規格生源的進入,給應用型本科高校辦學帶來的壓力。

       “不同的生源,肯定不能用同一種培養方案。那么,又該用什么樣的不同方案?這些問題都有待研究。”在朱林生看來,如果不加大教學研究的投入,不對上述問題作出很好的回答,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應用型本科高校辦學質量的提升。

       要提升應用型本科高校的辦學質量,頂層設計必不可少。通過走訪、調研數百所應用型本科高校,常熟理工學院教授顧永安發現,不少高校相對忽視頂層設計體系的構建。

       “當前,應用型本科高校通過合格評估的創建、國家轉型發展的引導,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這一階段,以深度轉型、創新發展、特色發展、高水平建設、高質量發展為主要特征。”在顧永安看來,新的階段,應用型本科高校一是要強化頂層設計,以系統論思維,采取體系化設計,進行對標式建設;二是要抓好“三個核心”,即落實應用型的核心定位、強化本科教育教學的核心地位、提升本科人才培養的核心質量;三是抓好“三個關鍵”,即聚焦關鍵指標、建立關鍵機制、強化關鍵少數。

       “當前,應用型本科高校聚焦的關鍵指標,主要集中在本科教育教學方面,對于應用型高校對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度、應用型科研、橫向項目合作等方面,關注度還不夠。除此之外,學校還要建立一些關鍵機制,如產教科融合機制、校城地共生機制、集群式發展機制等。”顧永安說。

       上海電機學院院長龔思怡在招聘教師問題上存在困惑:現在應用型本科高校招聘教師,一般都要求具有博士學位。但大多數博士畢業生還是在圍繞理論問題鉆研,很少關注應用型技術的研發。

       “應聘到應用型本科高校之后,一些教師還是在自己原來的慣性上努力,這樣不僅教師自身的發展平平,還會影響學生培養的質量。”龔思怡提醒應用型本科高校管理者,應當高度關注博士學歷教師的轉型與成長。

       不久前,在一所著名的應用型本科高校開展本科教育教學審核評估時,評估專家發現——對用人單位的跟蹤調查顯示,該校畢業生在創新能力、領導能力、寫作能力和外語應用能力等方面,得分相對較低。作為評估專家之一,蔡敬民和學校有關負責同志坐下來一起為問題溯源。

      “學校認為,問題出在中學階段,學生的基礎薄弱,應當加強中學階段的教育。”蔡敬民則提示學校思考:是不是可以通過在本科階段加強通識課程的設置或加強學生通識能力的培養來解決問題。

       “人們腦海中,包括有時候應用型本科高校自己也認定,學校應當以專業教育為重。但實際上,學生的通識能力培養不容忽視。”在蔡敬民看來,應用型本科高校可以參照德國的應用型院校,開設關鍵能力模塊學分,致力培養學生的溝通能力、表達能力和協調能力。(張瀅)